评了三甲为什么还要过JCI认证?

2018年9月11日05:10:12 发表评论 135 views

 

2011年九月,湖南省儿童医院着手JCI国际认证,与JCI纠缠了整整一年。用过了时的话概括自己:在纠结中起步,在懵懂中成长。

其实,JCI本身并不是标准。它是美国医疗机构评审国际联合委员会的简称,是美国医疗机构认证联合委员会(简称JCAHO)的国际分支机构,是世界卫生组织认可的全球评估医疗质量的权威评价机构。其基本理念是以质量和安全为中心,基于质量管理和持续质量改进的原则,实现最优的并且可以达到的、服务于患者的执行原则。在认证过程中,大家通常把这一系列的标准和执行细则用JCI代替,就通称为JCI。

应该说,JCI既遵循了本土标准又要高于本土标准。它不排斥本土标准的严肃性、差异性和强制性,将美国标准的合理性、有利于质量和安全的可操作性融入其中,引导生理医学模式向生理、心理和社会医学模式转变,强调患者与医疗环境的和谐。现阶段,国内医疗界各种检查、达标、评级繁多,引入JCI标准可以实现以不变应万变。

现在,国内很多医院着手开展JCI认证,管理层的思想和认识到底准备得怎么样?内外环境、设备设施、作业流程乃至思维习惯等都决定JCI的成败,破旧立新、持久坚持的耐心你有吗?同是医院标准化建设,JCI与国内“三甲医院”的评审相比,评价方法和认证理念你懂吗?如果认识问题和毅力问题解决了,我们需要认真研究二者的异同点,避免创建过程中出现的认同排斥甚至挫败感。

一、评审或认证的医院不相同

“三甲医院”的认证评审只对国内一定规模病床以上的综合医院或专科医院进行,主要是面向大型医院,不是向所有医院开放评审,有利于通过大医院的辐射影响带动相关医院的发展。三甲评审通过以后,部分服务性收费标准要高于非三甲医院,在医疗分级上也将获得更多的病种。

JCI则不同,它没有床位数量和场地规模的限制,只要对质量和安全有提升意愿的医院就可以申报,只要在质量、安全和环境等方面没有否决项就可以参评。这样无门槛、无国界的认证推广,有利于安全、质量的广普化。认证通过后,医院并不一定会提高收费标准,但它是商业医疗保险机构支付医疗保险的基本条件,只有获得认证的医疗机构才能获得国际医疗保险赔付。

二、评审或认证的方法有区别

JCI也好“三甲”也罢,其评审或认证都是由医疗或相关管理专家来完成,一个医院都需要3-5天的时间。“三甲”评审先开会动员,然后分组进行查看,经专家团队集体投票认可,最后由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宣布结果。JCI分别由医生、护士、行政官各1名组成,通过文件回顾、约见领导、检查医护单元、查看行政后勤保障系统等。专家组不能决定医院能否获得认证,要将初步报告呈交给JCI原则与标准委员会,由该委员会的16位专家决定医院能否通过认证。

“三甲医院”在评审中着重考察医院在某个静态时刻的指标,衰减和改进情况并不影响打分。JCI除了关注某特定时刻的静态数据,还要考察过往情况以及改进的措施和可预期的未来。它要对认证前四个月的运行数据进行考核,需要有稳定的运行态势来认证现有制度的合理性和可控性。

在评审的过程中,“三甲医院”标准的严肃性不容置疑,能够有效地降低和控制在评审过程中主观性,保证评审的客观公正。但JCI却有相对宽松的评审手法,它允许被检方对偏离情况进行自我解释,如果存在合理性就有可能获得谅解,他们认为合理就允许存在,或者存在即为合理。

JCI采用的是“循迹追踪法”,即对医疗过程的各个环节进行全方位的跟踪检查,尤其关注那些严重影响病人安全与医疗服务质量的流程,由此发挥追踪检查的独特效能。对影响患者安全的各种预案看得很重,检查时不会要求被检查人背诵预案,而是集体演示现场,以确认预案或制度的可行性和员工对预案的熟悉程度。

三、JCI的人性关怀、诚信和安全文化

JCI强调人性关怀和安全文化的创建,每个环节都需要考虑患者的感受,推崇建立社会医学模式,使患者的生理和心理健康同步得到保障。比如,在镇痛镇静的过程中要对患者疼痛进行评估,确保在最轻疼痛的转台下进行操作;保护患者的隐私,不让患者在检查诊断过程中产生心理障碍,隐私部位检查、哺乳等必须在有遮挡的环境中进行。

在认证的过程中,会遇到认证官的问询。如果被检查人作假或说谎,可能会导致该项目评分为0,严重的可以直接对整个医院的认证行使否决权,终止认证。

国内大部分医院的太平间又叫停尸房,地处偏僻、环境幽暗、空间窄小,不能保证死者最后的尊严。尽管JCI没有明确的量化要求,但认证官对环境和氛围要求极高。我记得第一次基线评估时,负责后勤组的认证官反馈情况是苦着说:你们医院没有给死者最后的尊严,你们愧对他们。

四、关注面存在差异

两个标准都有质量和安全方面的诸多指标,而且检查过程极其严格,在某些重大关切点上体现各自的严肃性。评审的过程中,在我们看来不是主要或绝对指标的观察上,二者又存在一些差异。

JCI标准和“三甲”有些区别,它更多地强调各关联方的社会责任。在认证过程中,JCI不局限于静态的医院和静态的时间点,对事件的延伸和追踪检查很严。比如,传染病人的转诊或转院,需要首诊医院提供安全转运途径和转运工具,防止病人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时感染其他人。又如,医疗废弃物的分类和处理,接受医疗废弃物的公司有资质还不够,必须按照合同上公司承诺的处理方法完成废弃物的处理。

风险评估是JCI应对突发事件的预案之一,接待病人有评估,手术有评估,消防有评估..实际上,JCI无时无刻不在关注未来可能面临的意外情况。其评估的目的就是为了早点做好应对准备,倡导一种良好的危机意识。

五、不同的惩罚性文化

相比于“三甲”的评审,JCI的质量、安全和服务评价体系更趋完善。从员工的行为意识、制度的确立、理解和认同,到体系文件的学习、普及和推广,到执行过程和效果的评估,都强调认同、习惯到自觉的意识。

“三甲”的评审过程中,特别注重条款性文件的执行,对问题点要求很严,即对照问题扣分。JCI则侧重在体系文化的评价,遇到问题点,检查官需要根据这个问题延展到整个工作面,纵要追溯前因推论后果,横要检查该问题点或单个文件对相关文件的影响。在评价时,“三甲”注重条款性惩罚,JCI注重体系性惩罚。

究其原因,我认为是中美之间不同的文化差异导致的。点或线的惩罚是强调对单一制度的遵从,体系或面的惩罚强调对整个体系的全面照顾,各有各的长处。

六、否决条件各不相同

“三甲医院”评审标准强调在依法执业的前提下,确保医疗安全。在行使否决权时,对无证行医、超范围行医和安全责任事故特别看重,法人代表和主管业务院长的刑事或行政处理要作为否决因素,输血用血的管理也是否决指标。

JCI算是“外来物种”,它在遵循本土法规的基础上,附加的否决条件看起来很有趣。JCI除了遵循本土的法制和质量层面的条件外,严重的消防问题、医疗工作区域的房屋严重渗漏、食堂的食品卫生安全、医院管理层诚信缺失等也要列入否决因素。可以看出,JCI倡导的是预防和保护理念

“三甲评审”是对我国大型医院质量、安全和服务等级评定,JCI要在标准化的流程中,做到质量、安全、服务和人性关怀等全面提升与整体改善。二者始终以质量和安全为轴心,全面推进医院技术、服务和保障水平的不断提高。实际情况是,JCI并不排斥“三甲”标准,“三甲”也需要JCI持久的推进,相互促进,互为补充。(本文作者为湖南省儿童医院副院长,原标题:JCI认证中的"三甲"情结)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